当前位置:  > 看杂谈 > >

严肃的艺术

看杂谈 发布:2018-09-13郎你个郎
华一边说,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一只小塑胶盒,盒中盛着褐色酱汁,做法是以烤小牛骨加蔬菜熬煮,等汤汁浓缩四分之三左右就熄火,那时的酱汁浓厚黏稠。 爱德华也和许多法式大厨一样,用半釉酱,或是他说的蜜酱,当作酱汁的基底,有时还会用来煮汤。 你不能想着等
  

华一边说,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一只小塑胶盒,盒中盛着褐色酱汁,做法是以烤小牛骨加蔬菜熬煮,等汤汁浓缩四分之三左右就熄火,那时的酱汁浓厚黏稠。

爱德华也和许多法式大厨一样,用半釉酱,或是他说的“蜜酱”,当作酱汁的基底,有时还会用来煮汤。

“你不能想着等现成的。”

他接着说,指的是漫长的前置作业。

“等多久都是空等。你就是得要花好几天的工夫炖煮,让酱汁越收越浓。”

我点头表示了解,小声说每样东西都好可口。

我并不是想拍他马屁,而是因为我真的充满了敬畏。

在爱德华的眼里,烹饪并不仅是充饥而已。烹饪是一种热情,有时甚至是严肃的艺术,只能和精挑细选的几个人分享。他绝不肯提供秘方,或是把食谱送给他认为对烹饪没有感情的人。

他一面倒酒,一面跟我说某一位对他的烤鸡排大为赞叹的晚餐客人。

——喔!爱德华,你一定要把食谱给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