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社会图 > 社会新闻 > >

一抹青色的光影

社会新闻 发布:2018-09-27郎你个郎
黄支书用本地话叫了半天门,才有一位老人开门把我们让进屋里。一盏煤油风雨灯把屋里的一切都照亮了。这是一间用原木搭建的房子,没有什么家具。地板非常平整结实,我们团团围坐在火塘四周,看着黄支书和老人忙着在火塘上烧水、烧红薯。黄支书说,还有两个钟
  

黄支书用本地话叫了半天门,才有一位老人开门把我们让进屋里。一盏煤油风雨灯把屋里的一切都照亮了。这是一间用原木搭建的房子,没有什么家具。地板非常平整结实,我们团团围坐在火塘四周,看着黄支书和老人忙着在火塘上烧水、烧红薯。黄支书说,还有两个钟头天才亮,吃了红薯,还可以闭目养养神 ,天亮就回去。

黄支书把我们叫醒的时候,天已大亮,但太阳还躲在高山后面不肯露头。深山的早晨是如此静宓美丽,真有置身桃花源的感觉。下山的小路非常陡峭,已经爬了一天一夜大山的两条腿,酸痛乏力,每迈出一步,都觉得筋骨僵硬,关节灼痛,颤抖不已。这时,才真正感受到农谚所说的﹕上山容易下山难。

面前的山岭,像翻滚起伏的波浪,无边无际。如果没有黄支书领路,我们无论如何走不回去。即使如此,我们也直到午后,才回到上草村。

我在深山里跋涉了七个小时,还不见有一户人家。这时,西山日落,彤云满天,回首来时山路,苍茫无际。

正进退两难,忽见树林深处闪出一条人影。等这人走近了,才看清他的模样。只见他一身粗布黑头巾,黑短褂,黑裤衩,头插一根野鸡翎,腰插一把开山刀,脚踏一双十耳草鞋。他肩上扛着一株枯干的大松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我让在路边,向他打听我要去的那个瑶排。他两道目光闪电一般在我脸上一扫,扬手朝前方一指,脚步如飞,转眼间消失在浓重的暮霭里。

山中七日

天色微明,一抹青色的光影,透过满山满谷氤氲,把周围的事物,投影在清澈的天池里。山光水色,变幻出一幅奇丽的图画。先生公一副神圣的神圣的神态,捧起天池清冽的水,长长地吮了一口,把剩余的水,顺手敷在自己的脸上,并轻轻地拍打起来。

先生公的这张脸是十分奇特的。黝黑清臞,皱纹如刻,瑶人的全部智慧,似乎都深藏在脸上的沟壑里。“耍歌堂”是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先生公必须尽自己的天职,毫无保留地以口耳相传的方式,把本民族的历史,传递下来。第一个仪式,就是祭拜盘古王。由数名扎著红头巾的青壮年,在盘古王庙前,竖起一根碗口粗三丈多长的新南竹,竹梢头绑着一只大公鸡。先生公烧香祷告之后,引导著青壮年,竖着把新南竹从山顶慢慢移下来,重新竖在村寨前一小片空地上。全村寨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听先生公唱《盘古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