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社会图 > 社会新闻 > >

重要差异

社会新闻 发布:2018-09-14郎你个郎
以恐怖作为政府和社会管理手段,代表着斯大林主义时代的特定社会背景。即使如此,它与苏维埃历史上其它时期是如何连接的,也依然是个问题。在这方面,例如,放逐政策在1919至1920年的去哥萨克化行动中,可能有了一个重要的先例。当哥萨克领土被占领的那一刻
  

以恐怖作为政府和社会管理手段,代表着斯大林主义时代的特定社会背景。即使如此,它与苏维埃历史上其它时期是如何连接的,也依然是个问题。在这方面,例如,放逐政策在1919至1920年的去哥萨克化行动中,可能有了一个重要的先例。当哥萨克领土被占领的那一刻,政府就发起了一场影响整个这些土著居民的驱逐行动。这次行动继针对较富裕哥萨克人的驱逐行动之后进行。后者因当地特工的过分热忱,而以“大规模的肉体灭绝”告终。可以说,这些事件预示了十年后的做法,尽管规模完全不同。两者都涉及整个社会群体的污名化、地方一级的过度反应,以及通过驱逐而铲除的企图。在所有这些方面,与去富农化的做法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排斥和孤立敌方群体,并随之在内战期间建立营地系统这一现象,如果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予以考察,人们就不得不承认,这两个镇压周期之间确实有着重要差异。上世纪20年代内战期间开发和使用的营地,与30年代的营地几无相似之处。1929年的大改革不仅导致放弃了正常的拘留系统,而且还为以强迫劳动理念为首要特征的新系统奠定了基础。古拉格系统的出现和发展表明,存在一个排斥某一部分人口并在工程中使用该部分来改造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宏伟计划”。有几个要素清楚地表明这种“宏伟设计”的存在,且已成为重要研究的对象。首先,恐怖在多大程度上是一个经周密计划和精心策划的现象。配额的使用从去富农化延伸至大恐怖,这一事实可被解释为此类计划的一部分。档案证实了对数字和统计数据的痴迷,这种痴迷从上到下渗透了行政机关。定期和完全平衡的统计显示,对镇压过程之数学量化(mathematical dimensions)的关注到了痴迷的程度。尽管这样的数字从来不能被完全信任,但它们的确使历史学家得以重构此现象的强度周期。各种镇压浪潮的时序表今天被人们更好地了解,且支持了一系列有序行动的理论。

然而,重构整套镇压程序、指挥链和实施方法,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支持一个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