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社会图 > 社会新闻 > >

轻轻把蛋拨松

社会新闻 发布:2018-09-13郎你个郎
他后来参加了浸信会,有位叫爱玛小姐的厨师很照顾他,以后他就自称圣若翰洗者了。 圣若翰对炒蛋很有一套。爱德华问他炒蛋的秘诀,圣若翰说他从来不一次炒,而是分几个步骤。爱德华也跟宝拉说了这个诀窍,现在也坚持要教我。 他拿了从农场买来的新鲜鸡蛋,打
  

他后来参加了浸信会,有位叫爱玛小姐的厨师很照顾他,以后他就自称圣若翰洗者了。”

圣若翰对炒蛋很有一套。爱德华问他炒蛋的秘诀,圣若翰说他从来不一次炒,而是分几个步骤。爱德华也跟宝拉说了这个诀窍,现在也坚持要教我。

他拿了从农场买来的新鲜鸡蛋,打到碗里,蛋黄是鲜橘色的,绽放着光泽。他加了一点牛奶或是鲜奶油、盐、胡椒,搅拌均匀。接着他在平底锅里融化无盐奶油,在奶油即将变成褐色时,只倒入一半的蛋液。

“绝不要一次倒完。”爱德华再叮咛一遍:“炒蛋要分两批炒。”

锅里的蛋开始冒泡泡,滋滋作响之后,爱德华用汤匙轻轻把蛋拨松,把火调小,再把剩下的一半蛋液倒进去,把淡黄色的滑溜蛋液炒到变成蓬松,并完全裹上奶油时,就可以起锅了。

在南方长大,日子又过得辛苦,所以爱德华学会了要灵活应变。他把新鲜的香草装在夹链袋里,放进冰箱;把从皇后区的肉贩那儿买来的猪油分成四等份,用蜡纸包好,储存在冰箱里。

爱德华很喜欢到食品专卖店去采购,像是西特瑞拉(Citarella)和美食库(Gourmet Garage),但是他也能在当地市场采买得很开心。他并没有什么时髦的厨房用品,我看见的几本食谱他也几乎没翻过,那都是好意的朋友赠送的。

“只是做个饭罢了,达令。”

我问他为什么不用食谱,他这么回答我。

“我从来不觉得我是在做食谱里的哪一道菜。我就是懒得参照食谱。我觉得被一张纸绑得死死的,不叫做菜。”

他把刷洗得亮晶晶的老汤锅和平底锅吊挂在钉板上,这张三合板还贴了一层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