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社会图 > 社会新闻 > >

折磨她的心

社会新闻 发布:2018-09-12郎你个郎
老大娘把双鹰隼般的老眼直钩住众人,像是要把他们脑子里受了什么指使而生出的不好听的话事先消灭干净。 就是,法轮功。为了修炼这法,他把什么都给没了。成了这模样。您都瞧见了。 仿佛比初见人形时更深沉的迷茫和惊惧笼罩在人圈子上方。众人被什么力量调动
  

老大娘把双鹰隼般的老眼直钩住众人,像是要把他们脑子里受了什么指使而生出的不好听的话事先消灭干净。
“就是,法轮功。为了修炼这法,他把什么都给没了。成了这模样。您都瞧见了。”

仿佛比初见人形时更深沉的迷茫和惊惧笼罩在人圈子上方。众人被什么力量调动着,把视线纷纷聚焦到板车上的人形。这个历史被曝露的人形静静躺在板子上,在无形中移入了一座磐石,沉重了许多。

“再怎么着不能把人这样折腾?瞧那些个黑紫黑紫的伤,瞧这副皮包骨,遭了哪年的饥荒似的,可怜哪!”

扫街妇把双手蒙上饱受风霜的脸,把眼前这个被折腾得不一般的人形和电视上,报纸上诬蔑这些修炼人的,关于他们自焚、杀人、毒杀乞丐的假新闻在脑海里一遍遍翻涌,她不习惯思考的脑子狠狠折磨她的心。
“就算他们炼的是邪教……”一个模糊的声音咕哝著。

“今天不管谁干下这事都得遭天谴。天打五雷劈。这是肯定的。谁也逃不了。”老汉斩钉截铁地说。

“他们炼的不是邪教。诸位,听明白了,谁把这人整成这个样式的,那才是邪教!这点分别是非黑白的本事难道咱们老百姓还没有吗?欺负人也得有个限度!”青布衫老妇人坚决地说。她的个头矮小,立在地下像根钢打的钉子。

几乎和扫街妇同时看见人形的,胖娃子的父亲一径闭着嘴,布满褐色斑点的脸色十分难看,像生了病。那孩子早脱离了他的掌握,和一群男娃子们混在一处奔跑戏耍,这父亲陷入了沉思似的把手掌托著下颚,脸沉埋入掌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