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娱乐图 > 明星资料 >

海的伯

小诗说,“我有时也看书架,怎么没看到?”又自己跑去抽出怀素和尚的草书,爸爸说,“草书你现在不要学,连字都不认识怎么能学草书呢?”正说着,丽丽妈妈在门外说要走,小诗就拉着丽丽的手往外走。妈妈正在外面一个劲地道谢,丽丽连说了几声再见,跟上她妈妈走了。妈妈一等丽丽她们走远了,就指著小诗的脑袋说:“你看人家的孩子多文静,多乖,哪像你这个小和尚成天痞的……”

爸爸送走了客人,坐在桌前感慨了一番,就拿出以前出差在北京上海搜集的一些好墨,教小诗研磨……过了几天,爸爸找来宣纸,就在上面写下了明代于谦的《咏石灰》诗句:

“粉身碎骨浑不觉,要留清白在人间。”

妈妈也写了两个中楷字。上海的伯伯也写了大字寄来,是‘松风’两个字,写得甚是古朴苍劲,爸爸都挂在墙上,自励励人。上海方面还寄了点救心丸药来,又抽时间给许婆婆送了些救心丸去。这天,宣传部的沈伯伯、文化馆的庞叔叔,还有一位大学的邱老师来玩,看了墙上挂的字,欣赏不已,又看了小诗写的字,连连称好。妈妈招待他们自己炒的西瓜子,坐下聊天。

小诗在旁边临字,又看着两个妹妹描红。小诗觉得柳体太细,自己还是喜欢颜体的粗重,临着,就听到里屋议论声:“怎么能这样否定呢,历史上还有什么人呢……”

“李秀成怎么是叛徒呢……现在这个历史……怎么这么混乱?”

“……如果把李秀成说成是……那么,全部中国历史必须重写。”

“批清官喽,赵丹演的林则徐已经批判啦……”

爸爸说:“胡批嘛,中国历史上两袖清风的官员代代都有嘛……宋代的包公家喻户晓嘛……晋代广州刺史吴隐之,任内粗茶淡饭,离职回京时不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