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娱乐图 > 明星资料 >

社会生命和财富

有一位土改队副队长,姓黄,高等院校中文系教授,解放前加入共产党,解放后奉命从香港回国参加工作。下乡土改,访贫问苦,扎根串联,与穷苦贫雇农同吃同住同劳动,不到半年,形销骨立,白天不敢穿鞋,赤脚下地劳动,感染了“香港脚”,十只脚趾烂得一塌糊涂。乡下缺医缺药,就用生切烟丝,敷在烂处,谁知更糟,两只脚都肿了起来,痛苦万状。一日无聊,口占一阕﹝虞美人﹞,词曰:“诉苦扎根何时了,眼泪流多少?感冒鼻塞又伤风,往事不堪回首迷濛中。地主阶级今犹在,只是地位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黄教授个人情绪的渲泄,被上纲上线,说是地主阶级垂死挣扎在革命队伍内部的反映。在土改队内部,由一名解放军营长主持,一气开了五场批判会。黄教授试图作一些解释,更被视为态度顽固,一些激进队员,甚至掴他耳光,撕破他的衣领,和农民斗地主差不多。最后,撤销副队长职务,留队察看。

广东的地方干部,包括省、地、县、区、乡的领导干部,多半在土改运动中被整肃,处分。并在解放军干部、包括外来干部中,形成一种看法:地方干部和地主富农划不清界线,过不好土改关。地方干部﹝尤其是知识份子干部﹞一直处于被歧视、受压制的地位。特别是党内由陶铸主导的“反地方主义”斗争,把古大存、冯白驹等一批老干部打下马,种下了本地干部和外来干部长期不团结,闹对立的祸根。

土改消灭了地主阶级,也消灭了富农阶级,严重伤害了海外华侨的利益。两千多年的农业社会,由于地主﹝传统的土地经营者,有的还兼营工商业﹞被消灭,突然间失去平均,如同一场大地震,一场浩劫,社会生命和财富,遭致极严重损毁。用暴烈的革命手段,摧毁传统的社会生产关系,引起长期的社会动乱,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