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娱乐图 > 明星资料 >

仿佛风筝

在北京生活的雷灏,仿佛风筝,时隐时现地出现在朱锦的视野里。他飞来深圳的时候,朱锦总是在他搭乘的航班起飞的时间,就往机场赶去。当雷灏在出口的人流之中,醒目地走出来,他面容瘦削,长期处于人事纷争之中的精神矍铄、眼眸漆黑,面容里有一种警觉和肃杀,整个人是倦怠的,却又是那种一触即发的警觉。她看着他远远走来,走到她面前,眼睛一直紧紧地揪着她,伸手揽过她,拥在怀里。他们都彻骨地思恋着彼此,那种长夜无尽的思念,像死亡一样。

每一回朱锦都这样问:“你是不是不再走了?”

无一例外的,是他苦笑的沉默。他求告地,沉默地苦笑。他的笑很苦很苦,可越苦,就越触怒她,雷灏逗留在深圳的时间也短,他常常要赶翌日的早班飞机,回北京去,要开会,要工作,要面对离婚和命悬一线的官司,谁也不知道哪一天他可以自由,又哪一天说不定一脚没站稳落到监狱里去了。想想这情景他会油然地好笑起来──当年和他一起,熬夜喝白开水,在旧式的台式机面前鏖战编程的女生,今时今日,他的财富、声誉、前程就像一个金黄的橙子一样,在她手上掂来掂去,抛起落下,一个心不在焉的没接着,他就跌下去,粉身碎骨了。从前怎么没想到她会这手?低估她了,IT业最早编程的巾帼英雄,她有智商,知道如何可钳制他。想到这些,他兀自会气得双手攥拳。然而,气一阵,悲从心来地,苦笑起来。因为,他从来都知道,涂静不是他的敌人,她只是一个被他伤害,被他激怒的人。他的敌人──是他自己。

“为什么?我走了这么远,兜了这么漫长迂回的圈子。我一个人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