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娱乐图 > 明星资料 >

清风霁月,才子佳人

那趟香港之行之后,她便不再主动去敲邻居的门了,甚至,她悄悄地在手机上删掉了他的电话号码、电子邮箱里他们的往来邮件。在电梯口、下班的走廊里,偶遇到施一桐,她也是一张冷漠脸。但施一桐本身也不是个热络的人,她好长时间不曾犯过病,不曾隔墙哭闹,于是他也不会留意她的蓄意冷落。 只是,她感受到那种与恐惧同在的羞耻。她都在干什么呀? 这样对待挽救过自己的人吗?这样对待她已经明白了的真相吗? 在鸡蛋和石头分成的两边,她是选择了石头吗?是什么让她油然地站在石头这边?恐惧!

恐惧的滋味,令她每每胆寒、心惊,浑身如浸到雪窟里一般。这么多年,她一直生活在妥协之中,早就不知道异化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回过头看看自己,这么几年,这么长长的一段路,她早已经不认识当初的自己了。只是这一回,更痛切地感觉到自己的面目全非,卑贱如泥。她怕什么呢?

施一桐待她,倒是如常。每次看见她们俩,虽然谁都不曾理他,他还是会主动招呼一声,问声好,除此之外,也并无交集。

“他挺好的一个人呀。至少他没有像你防范他那样,当初他就不会那么对待你了,尤其他对你的美色并无所图的样子。”听完朱锦的汇报,罗衣正色道。“我倒是要去看看,那张光盘,都讲了些什么。怎么就成了违禁品。”

“不知道。我感觉很复杂,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好了……”朱锦木讷了一会儿,突然道:“只是,我已经从那个男人的阴影里走出来了,我已经不在乎那些了。只是,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毁了,全是脏的,从身体到心灵,全是肮脏的。那不是恋爱,那是一场事故。”

“也没有那么糟糕。你和他,也曾经心心相印过。”罗衣反倒如此安慰她。“也不是只有你屈辱。你当他老婆就不屈辱么?你当她演这么一出,最原始的方式,生一个孩子拉这个男人回头。她自己就不伤筋动骨?你当那男人就木知木觉,没有欲诉无门?原本,情爱就是一件藏污纳垢之事,不是什么清风霁月,才子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