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娱乐图 > 明星资料 >

老妇人的话茬子

“这话不对。您瞧我,我挺清醒的吧,我可没遭什么罪!”艳红指甲油和红唇相映成趣的女郎把坚硬的漆皮手提包提在纤腰上,黑色短裙朝上矮了半截。

“谁害怕?”呕吐感持续加强的大肚子男人生硬地接上老妇人的话茬子。

“这就不劳您担心了,您啊,该给领导报到咯。”老汉把枴杖提高了,拿杖尾指指胡同口。

“您老,腿长在我身上,该走时我自会走,不劳您费心。”大肚子男人大约是身子不适合过头了,忘了自己半辈子练就的好风度。

“要叫我说,炼这功就错!”他甚至忘了原本一向讲究的说词。
“不叫你炼,你不炼不就得了?太岁头上动土,跟自个儿过不去?那你不就该活该倒楣么?谁有功夫管你?”他一脸的忿懑,面色越发的黑了。

“嘿,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老汉撇下嘴角,冷睇他一眼。

“人?什么是人?那能是你我定下的吗?你在家里炼,早也炼晚也炼没人管你,偏偏打街上四处派传单、贴标语,这不是和政府对着干是什么?谁还能饶了你?打成这样别是自找的?大伙为了你担惊受怕,没好日子过,说得过去么?那能算是个好人?”
肚子里造反似地翻江倒海地转,这个街上随处可见,相貌一般的中年男人把话越说越快,失控了。
“是个好人你就乖乖和人人一样在家待着,甭给咱们惹麻烦,甭给国家丢人!”

青衣套装的女人抬眉望他,纤细的脸上带着微妙的神情说:“别太激动,您哪。”

长发清秀的年青人把双手叉在胸前,薄薄的两片无色的嘴唇奇怪地扯著,说不出是在笑还是暗暗哭泣。他的一双丹凤眼不大,却特别的黑,像是提前到来的夜。

“您不舒坦?”红指甲女郎就近望着激动的大肚子男人额头上冒出的颗颗汗珠,讶异地说,抬手摸他前额。

男人把头撇了开:“不舒坦?今天谁还能舒坦了?”他简直就是咬牙切齿了。

“怪道,谁招您惹您了?气忒大!”女郎瞪大了蓝里透绿的媚眼:“您这是咋了?敢情是跟自个儿过不去啵?犯得着?”

“就跟你过不去!”男人狠狠瞪她一眼,推开众人走到板车前,把食指指著那人形,双眼发出半癫狂的光芒嚷:
“谁要为这负责?谁?”

众人朝后连连退步,心想:怎么说到疯狂这人就霎时发起疯来了?这世道果真问题不小。

“如果我说,是您,您得为这负责呢?”一个无比温柔的,成熟女人的声音镇定地传来。

“甭扯笑!”男人愤愤地,头顶上半灰的发竖了起来。他是哪个单位的?他的头衔是什么?家住哪?工作了多少年?多少月?多少个365天?活了多大岁数?为了什么,他的肚子这般要命地凸了出来?